内地娱乐

当前位置:福建体育彩票 > 内地娱乐 > 海角七号,或作者跟你走

海角七号,或作者跟你走

来源:http://www.dieutritieuchay.com 作者:福建体育彩票 时间:2019-09-18 16:23

 孙燕姿的歌,也是日剧《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中文主题曲。也许因为歌名,也许因为歌的MV里出现了一片海--看完《海角七号》,我想起了这首歌...
    很久没有用中文歌做日志标题,很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一部国语电影。电影里的有些人提一下:友子,一位在台湾辛劳奔波,醉酒后哭诉“你为什么要欺负我”的日本公关;阿嘉,一位由唱《放生》的范逸臣饰演的留着胡子玩ROCK N ROLL的失意的邮差;劳马,一位工作倒霉被阿嘉讽刺不要脸的交警;水蛙,一位暗恋“鲁凯公主”,留红头发时像樱木花道的修车行黑手;大大,一位在电梯间哼唱“爱你爱到不怕死”但见了妈妈却喊阿门的唱诗班钢琴伴奏;马拉桑,一位励志“需要财富”,搞安利(传销)的小米酒制造商;茂伯,一位会弹月琴,自认为国宝但我觉得是片里活宝的“欧巴桑”。这些点到为止,我不想写一些做公关、搞暖场的OOXX。如果这样,我会落套于两个字:庸俗。
    看完电影,我疑问,这是不是台版的《救赎》,虽然电影没有敦刻尔克海滩的长镜头,但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恒春码头的夕阳和电影里那帮由乡土人物组成的乐团暖场倒数十秒时的一样绚丽。而且,两部电影有一些共同之处,战争、爱情、悔恨、旁白--特别是穿插在电影里中孝介那些独白...
    “友子”
    这个词出现了很多次,好像在其他地方也见过。“Dear ,the story can resume。...”--《救赎里》男主人公对着战争的天空说的一段话;“你好哇,李银河”--当年王小波用五线谱当信纸写情书的一句调皮话;“你好吗?我很好”--《情书》里渡边博子对死去的未婚夫藤井树意识流式追忆的呓语。
    “我爱你,却必需放弃你”
    六十年前的他是懦弱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极端?为什么要相信“时代的宿命”?为什么总是拿理性的理论否定“农村的传说”?为什么不能拿出阿嘉的勇气“留下来,不然我陪你走”。从艳阳的南方到飘雪的北方,他有些悔恨了。“我真的很想你”,这句话过了六十年才被看到。也许日据时代日本和台湾之间没有所谓的彩虹,大海就像星空,眼前的星光是从几亿光年外经历了很长时间才看到的...
    “我看见了,你安静不动地站着,你像七月的烈日”
    这很熟悉--北野武《那年夏天,宁静的海》里,茂和他的冲浪板消失在海平面,对于耳朵聋的贵子,那片海本来就“没风也没雨”,但矛盾的心潮能听到的。贵子眼前的那片海,定格成一张照片,这是不是和六十年前在相约私奔的码头的她看到的一样。
    “一旦我登陆,我将一辈子不愿再看见大海...可是我却开始思念海洋。”
    人毕竟是进化了,“已经安全登陆”。“华莱士人鱼”在海洋深处找不到了,在博物馆的福尔马林液池也找不到了。人类煮沸海洋的水,启动了蒸汽机,贪婪地积累、搏杀、战争,而那份曾经相濡以沫的感情在自然法则面前冷谈了。这所谓的进化,在陆地上容不下像海原密和洁西乱伦般的黏合,又怎么能交配孕育出代表坚定爱情的孔雀之珠?“这容不下爱情的海洋,至少海容得下思念吧”也许是吧,劳马的泪痕之珠一直戴着,他相信那份致贞的思念。那颗思念,要留过多少泪,被能吹干泪水的海风戏谑过多少次才滴成...
    说回来,海角七号在哪里?它不在一位失落摇滚乐手口中的“CAO你妈的台北”,也不在六十年后年轻人都到外务工,偏爱流行文化,对原住文化不懂得怀念,只有茂伯和他的月琴孤芳自赏的“国境之南”。我想,这也许是穷教师那泛黄信封上无处投递的“恒春郡海角七番地”,也许是内心里如同戴有战败国犯人的枷般卑微的角落,也许是安全登陆后深藏了六十年的一“柜”情愿--或者说,我一厢情愿地是,穷教师庸俗的思念是岩井俊二的“情书”,七封寄往天堂某个叫“海角七号”的地方的信件。没有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私奔而独自离开,这也许是宿命,只留下普鲁特斯意识流式的追忆,电影中的穷教师和博子一样是可悲的。

          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
最后一刻,终于迸发出最后的疯狂,一场刺激的戏,终于掺进了一丝粘稠的感情色彩。
        当那些歌曲已不足以表达阿嘉的心迹时,他知道了,他是爱着友子的,就像六十年前的那一幕一样,这是被翻版的感动。
        整部片子,围绕着音乐,围绕着梦想,围绕着一群乡土气浓厚的市井小民,他们有不同的生活圈,代班邮差阿嘉(范逸臣饰)、小米酒业务员马拉桑(马念先饰)、机车行黑手水蛙(小应饰)、原住民警察劳马(民雄饰)、老邮差茂伯(林宗仁饰)等,他们无疑是市井小民,无疑是普通不过的老百姓,对于很多高深电影,如《梅兰芳》、《叶问》,《海角七号》是贴近群众的,它不像梅兰芳那样经典神圣,不像叶问般武遗百世。《海角》的角色,或许就是你时常开刷的朋友、一起在小摊里喝二锅头的朋友,他们和我们的生活是如此接近,就是我们身旁的人,那么平凡、普通的一群大众人。
        但大众人是最伟大的,因为他们的独一无二。每个人,无论是否功成名就,无论是否腰缠万贯,他们都是与众不同的,如此独特。阿嘉的叛逆,马拉桑的执着,水蛙的滑稽,劳马的冲动,茂伯的固执……每个团员,每一种鲜明的个性,谱写出一首纷呈的乐章。
        当然,影片的主线更是这两个主人公,阿嘉和友子。
        但对于这部分的剧情,我并不是很感兴趣,毕竟我是想带着一种欣赏影片技术的心来看《海角》的。但还是,很不容易地,很深地被打动。
关于战争岁月,我们总是在苦涩中忆起,虽然悲痛、百感交集,却也最有味道、最绵长。那七封跨越了六十年的情书,正说明了这一点,战争,留下的,更多是感动。恒春郡,海角七号,拥挤人潮中的那个眼神,老妇人守望了六十年的背影,我想我会记得的。那是一场战争所遗留下来的,真正关乎人性的东西,也许不多,但正因此,而弥足珍贵。
        影片通过这个故事衬托阿嘉与友子,这点上非常精妙,恍若天合,渲染了气氛,实为神笔。这样的故事,让人不自觉带着心酸的心情、无抵抗主义的感动,确实是一大亮点。也许人性,对任何的故作巧合都不感兴趣,但惟独,对残忍中难得的一丝感动分外挂心,这也是这一亮点成功的缘由,单凭这一笔,魏德圣,十分的有才。
        至于现实中的这段感情,我觉得有点突兀,带入得不是很自然,这是影片的一个小瑕疵。剧情发展突兀,不去深思是想不到揣摩不到的,这容易让观众感到莫名其妙,即使那一场戏仔细斟酌很到位且该停即止,但对于一个观众,特别是环绕在小市民情绪中的观众而言,是很难突然接受一个深邃的技巧的,如果要吸引更多阶层的民众,那就最好不要改变影片的程度和风格。阳春白雪很高雅,很好很强大,下里巴人很老土,很受欢迎,但阳春白雪里加点下里巴人,或者下里巴人里还出现阳春白雪的影子,那观众会愣的,会一头雾水的。
        不过,这个细节很快被淡化了,因为这个故事太过于引人入胜,情节很激烈,发展迅速,大家会很快转换心情并且重新折服于有才的魏导演,确实,再夸一下,魏德圣确实很厉害,真的很厉害。他在很多细节很多角度都具有独特的目光,这点审美是一种能力,一种强大的能力。
        演唱会,高潮,阿嘉在恒春的海边,唱起了《国境之南》。之前也听过这首歌,但没有这个意境显得空洞,确实,很多歌曲会听腻的原因就是没有意境,只有看过了见证了理解了这首歌发生的种种背景,才会真正听懂,真正喜欢,真正地聆听,当一个心灵的听众。补充一下,这就是流行音乐的一个诟病。
        看完影片,我学到的,除了坚持梦想执着追求这个亘古不变甚至被诠释地发黄的道理外,更多的,是要尊重每个人,因为他们都有故事,都有让世人肃然起敬的过去。也许是桀骜不驯的嚣张,也许是丑陋不堪的失利,也许是泪水涟涟的遗憾,也许是功成名就的辉煌,也许是心酸不已的守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都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一份故事,它就深藏在恒春郡海角七号,就深埋在每个人心灵的最深处。
       (请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过去,没有昨天,因为我知道,这是一句谎话。)

  2-14情人节,依旧在沈阳度过。看了《海角七号》,去年8月上过的片子,今年2-14重上。也创了3.5亿台币,口碑好评如潮。之前看了开头的一点,台湾地方口音太重,铺叙冗长,没看一会儿就没了耐心。昨天上了梁咏琪陈柏霖的《爱得起》,看过预告,觉得也不会多好。本来打算看《游龙戏凤》,4点满座,作罢。就因着《海》的好评,决定看它。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再明智不过。
  海角七号,一个台湾恒春郡的地名,典藏一段战争年代的缺憾爱情。

MV:

附:
如果海会说话
如果风爱上砂
如果有些想念
遗忘在漫长的长假
我会聆听浪花
让风吹过头发
任记忆里的爱情
在时间潮汐里喧哗
非得等春天远了夏天才近了
我是在回首时终于懂得
当阳光 再次
回到那飘着雨的国境之南

   海角七号,故事以恒春邮差阿嘉【范逸臣饰】无意拆开日籍男教师女儿寄给小岛友子自己父亲柜子里珍藏的七封情书为线索,随着一封封情书的展开,得知二战时期,一个在台湾的日本男教师【中孝介饰】,因战败国身份离开台湾回国,同时离开他心爱的住在恒春郡海角七号台湾姑娘小岛友子。作为一个台湾恒春郡新一代青年,在音乐梦想不得的苦闷中,接替小城邮差。碰巧某日资企业在恒春举办中孝介演唱会,恒春需组建一个暖场摇滚乐队。应需作为主唱,和水蛙、大大、劳马、马拉桑、茂伯一起组建乐队碰撞磨合的过程里,认识了日企负责人日本年轻姑娘友子,两人由对立到相爱,寻找信件里小岛友子。最后,在演唱会一曲《南国之境》唱出由衷爱恋,一曲《野玫瑰》升华了文化碰撞、包容、融合的时代之歌。

独白:

再接下去说完
当阳光 再次
离开那太晴朗的国境之南
你会不会把你曾带走的爱
在告别前用微笑全归还
海很蓝 星光灿烂
我仍空着我的臂弯
天很宽 在我独自唱歌的夜晚
请原谅我的爱诉说的太缓慢
当阳光 再次
回到那飘着雨的国境之南
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
再接下去说完
当阳光 再次
离开那太晴朗的国境之南
你会不会把你曾带走的爱
在告别前用微笑全归还
   -----范逸臣《国境之南》

   《海角七号》最动人的就是细腻的表现手法,缓慢又激烈地讲述一个关于边缘城镇小人物的小故事。冗长的铺叙,琐碎的情节,在鲜明的人物形象中得以开展,喜欢老板娘的憨厚水蛙,执着音乐艺术弹月琴的茂伯,对妻子忠贞不二的好男人劳马,勤奋的小米酒推销员马拉桑,还有失意的邮差阿嘉,让人看见台湾本土文化的幽默、温情和合力。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友子,太阳已经完全没如了海面
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到台湾岛了
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友子,请原谅我这个懦弱的男人
从来不敢承认我们两人的相爱
我甚至已经忘记
我是如何迷上那个不照规定理发
而惹得我大发雷霆的女孩了
友子
你固执不讲理、爱玩爱流行
我却如此受不住的迷恋你
只是好不容易你毕业了
我们却战败了
我是战败国的子民
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
我只是个穷教师
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过
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
我只是个穷教师
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

七封情书:
第一封

关于爱

第三天
该怎么克制自己不去想你
你是南方艳阳下成长的学生
我是从飘雪的北方度洋过海的老师
我们是这么的不同
为何却会如此的相爱
我怀念艳阳
我怀念热风
我尤其记忆你被红蚁惹毛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
但你踩着红蚁的样子真美
像踩着一种奇幻的舞步
愤怒、强烈又带着轻佻的嬉笑
友子,我就是那时爱上你的

ㄧ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友子,太阳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面
我真的已经完全看不见台湾岛了
你还站在那里等我吗?

   当所有的明暗线索尘埃落定...

我多希望这时有暴风
把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海域
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友子,才几天的航行
海风所带来的哭声已经让我苍老许多
我不愿离开甲板
也不愿睡觉
我心里已经做好盘算
一旦让我着陆
我将一辈子不愿再看见大海
海风啊
为何总是带来哭声呢
爱人哭、嫁人哭、生孩子哭
想着你未来可能的幸福我总是会哭
只是我的泪水
总是在涌出前就被海风吹过
涌不出泪水的哭泣
让我更苍老了
可恶的风
可恶的月光
十二月的海总是带着愤怒
我承受着耻辱和悔恨的臭味
陪同不安静的晃荡
不明白我到底是归乡
还是离乡

友子
请原谅我这个懦弱的男人
从来不敢承认我们两人的相爱
我甚至已经忘记
我是如何迷上那个不照规定理发
而惹得我大发雷霆的女孩了
友子
你固执不讲理、爱玩爱流行
我却如此受不住的迷恋你
只是好不容易你毕业了
我们却战败了
我是战败国的子民
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
我只是个穷教师
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
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
我只是个穷教师
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

   那七封情书和一张泛黄旧照片终于找到主人:阿嘉站在年老的小岛友子身后。她静静的在剥豆子,阿嘉轻轻地把信件放在她的身边,悄然离开。一场时代的宿命时代的罪,最终是会被时光和爱恋原谅的吧。

傍晚,已经进入日本海
白天我头痛欲裂
可恨的浓雾
阻挡了我一整个白天的视线
而现在的星光真美
记得你才是中学一年级小女生时
就胆敢以天狗食月的农村传说
了挑战我月蚀的天文理论吗
再说一件不怕你挑战的理论
你知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星光
是自几亿光年远的星球上
所发射过来的吗
哇,几亿光年发射出来的光
我们现在才看到
几亿光年的台湾岛和日本岛
又是什么样子呢
山还是山
海还是海
却不见了人
我想再多看几眼星空
在这什么都多变的人世间里
我想看一下永恒
遇见了要往台湾避冬的乌鱼群
我把对你的思念寄放在其中的一只
希望你的渔人父亲可以捕获
友子,虽然你的气味辛酸
你也一定要尝一口
你会明白
我不是抛弃你
我是舍不得你
我在众人熟睡的甲板上反复低喃
我不是抛弃你
我是舍不得你

第二封

   阿嘉赶回沙滩演唱会,拥抱年轻日本女孩友子,跟她说:要么你留下,要么我跟你走。奔上舞台,“十、九、八、七……一”倒计时进入恒春之夜,《无乐不做》“当天是空的,地是干的,我要为你倒进狂热,让你疯狂,让你渴,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的”摇滚开场点燃夜的狂欢:音乐就是梦想;《南国之境》“当阳光再次 回到那飘著雨的国境之南…我会试着把那一年的故事再说完”:音乐就是爱。

天亮了
但又有何关系
反正日光总是带来浓雾
黎明前的一段恍惚
我见到日后的你韶华已逝
日后的我发秃眼垂
晨雾如飘雪
覆盖了我额上的皱纹
骄阳如烈焰
焚枯了你秀发的乌黑
你我心中最后一点余热完全凋零
友子,请原谅我这身无用的躯体

第三天
该怎麼克制自己不去想你
你是南方艳阳下成长的学生
我是从飘雪的北方渡洋过海的老师
我们是这麼的不同
为何却会如此的相爱
我怀念艳阳…我怀念热风…
我犹有记忆你被红蚁惹毛的样子
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
但你踩著红蚁的样子真美
像踩著一种奇幻的舞步
愤怒、强烈又带著轻挑的嬉笑…
友子,我就是那时爱上你的…
多希望这时有暴风
把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海域
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最终,重名年轻日本女孩友子得到了她的爱情。新时代的年轻人,敢爱敢恨,不因国界、不因文化背景,我爱你,所以我不放弃你。用幸福冲淡曾经那段小岛友子和日籍男教师不同的立场,艰难的爱和等待,美好爱恋却不得不分离的悲伤和遗憾。

海水气温16度
风速12节
水深97米
已经看见几只海鸟
预计明天入夜前我们即将登陆
友子,我把我在台湾的相薄都留给你
就寄放在你母亲那儿
但我偷了其中一张
是你在海边玩水的那张
照片里的海没风也没雨
照片里的你
笑得就像在天堂
不管你的未来将属于谁
谁都配不上你
原本以为我能将美好回忆妥善打包
到头来却发现我能携走的只是虚无
我真的很想你
啊,彩虹
但愿这彩虹的两端
足以跨越海洋
连结我和你

第三封

        张天蔚(北京青年报评论主编)评价结尾时说,结尾就是一俗套,但是俗的坦白。我喜欢这话。

友子,我已经平安登陆
七天的航行
我终于踩上我战后残破的土地
可是我却开始思念海洋
这海洋为何总是站在
希望和灭绝的两个极端
这是我的最后一封信
待会我就会把信寄出去
这容不下爱情的海洋
至少还容得下思念吧

友子
才几天的航行
海风所带来的哭声已让我苍老许多
我不愿离开甲板,也不愿睡觉
我心里已经做好盘算
一旦让我著陆
我将一辈子不愿再看见大海
海风啊,为何总是带来哭声呢?
爱人哭、嫁人哭、生孩子哭
想著你未来可能的幸福我总是会哭
只是我的泪水
总是在涌出前就被海风吹乾
涌不出泪水的哭泣,让我更苍老了
可恶的风
可恶的月光
可恶的海

    爱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要么留下,要么我跟你走。其他什么都是借口。都是借口。

友子,我的相思你一定要收到
这样你才会原谅我一点点
我想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一辈子
计算娶妻生子
在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上
一定会浮现
你提着笨重的行李逃家
在遣返的人潮中
你孤单的站着
你戴着那顶
存了好久的钱才买来的白色针线帽
是为了能在人群中发现你吧
我看见了
我看见了
你安静不动地站着
你像七月的烈日
让我不敢多看你一眼
你站得如此安静
我刻意冰凉的心
却又顿时燃起
我伤心
又不敢让遗憾流露
我心里嘀咕
嘴巴却一声不吭
我知道
思念这庸俗的字眼
将如阳光下是黑影
我逃他追
我追他逃
一辈子
我会假装你忘了我
假装你将你我的过往
像候鸟一般从记忆中迁徙
假装你已经走过寒冬迎接春天
我会假装
一直到自以为一切是真的
然后,祝你一生永远幸福

第四封

关于音乐

原文载于

十二月的海总是带著愤怒
我承受著耻辱和悔恨的臭味
陪同不安静地晃荡
不明白我到底是归乡
还是离乡!

   “我操他妈的台北。”是片中,don`t wanna的开头中对台北的问候语,对于台北人听起来比起“我亲爱的台北”我看倒动情的多。

傍晚,已经进入了日本海
白天我头痛欲裂
可恨的浓雾
阻挡了我一整个白天的视线
而现在的星光真美
记得你才是中学一年级小女生时
就胆敢以天狗食月的农村传说
来挑战我月蚀的天文理论吗?
再说一件不怕你挑战的理论
你知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星光
是自几亿光年远的星球上
所发射过来的吗?
哇,几亿光年发射出来的光
我们现在才看到
几亿光年的台湾岛和日本岛
又是什麼样子呢?
山还是山,海还是海
却不见了人
我想再多看几眼星空
在这什麼都善变的人世间里
我想看一下永恒
遇见了要往台湾避冬的乌鱼群
我把对你的相思寄放在其中的一只
希望你的渔人父亲可以捕获
友子,尽管他的气味辛酸
你也一定要尝一口
你会明白…
我不是抛弃你,我是舍不得你

    七封情书的背景音乐无疑让人置身其中,感人落泪。

第五封

    现场live的《无乐不做》摇晃起一切梦想的蓬勃生命力。

天亮了,但又有何关系
反正日光总是带来浓雾
黎明前的一段恍惚
我见到了日后的你韶华已逝
日后的我发秃眼垂
晨雾如飘雪,覆盖了我额上的皱纹
骄阳如烈焰,焚枯了你秀发的乌黑
你我心中最后一点余热完全凋零
友子…
请原谅我这身无用的躯体

    台湾耳熟能详的《南国之境》和《野玫瑰》更是片中的点睛之笔。

第六封

 

海上气温16度
风速12节、水深97米
已经看见了几只海鸟
预计明天入夜前我们即将登陆
友子…
我把我在台湾的相簿都留给你
就寄放在你母亲那儿
但我偷了其中一张
是你在海边玩水的那张
照片里的海没风也没雨
照片里的你,笑得就像在天堂
不管你的未来将属於谁
谁都配不上你
原本以为我能将美好回忆妥善打包
到头来却发现我能携走的只有虚无
我真的很想你!
啊,彩虹!
但愿这彩虹的两端
足以跨过海洋,连结我和你

    台湾本土电影只有两种类型最卖座,一是恐怖片,一是同志片。但海角七号终究属于一部青春类型片,创造了台湾卖座电影的有一奇迹,浓郁的本土文化里,超强的艺术感染力里,更多的是“台湾民族情感的宣泄口”:快乐活着、用现代人的观念理解历史、宽容历史;积极乐观的面对青春里的困境,无论是梦想,还是爱情。

第七封

    马英九说,《海角七号》是不断地丰富,多元化,立体化,生活化的电影,成就了“坚毅、勇敢的台湾精神”。就是这么一种精神。

友子,我已经平安著陆
七天的航行
我终於踩上我战后残破的土地
可是我却开始思念海洋
这海洋为何总是站在
希望和灭绝的两个极端
这是我的最后一封信
待会我就会把信寄出去
这容不下爱情的海洋
至少还容得下相思吧!
友子,我的相思你一定要收到
这样你才会原谅我一点点
我想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一辈子
就算娶妻、生子
在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上
一定会浮现…
你提著笨重的行李逃家
在遣返的人潮中,你孤单地站著
你戴著那顶…
存了好久的钱才买来的白色针织帽
是为了让我能在人群中发现你吧!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你安静不动地站著
你像七月的烈日
让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
你站得如此安静
我刻意冰凉的心,却又顿时燃起
我伤心,又不敢让遗憾流露
我心里嘀咕,嘴巴却一声不吭
我知道,思念这庸俗的字眼
将如阳光下的黑影
我逃他追…我追他逃…
一辈子

    关于《海角》媚日之说,我不苟同。“该电影是否隐藏日本殖民文化政治隐喻”也是在网上争论不休,坐下来看场电影吧,台湾受日本影响太多太深,“不是简单爱和恨”。只能引用王丰的话,我批判媚日意识,并不是要激起仇日情绪,而是希望能引起人们的反思,如何摆脱‘后殖民意识’,寻找到自己的根。”此外,还能说什么呢。

我会假装你忘了我
假装你将你我的过往
像候鸟一般从记忆中迁徙
假装你已走过寒冬迎接春天
我会假装…
一直到自以为一切都是真的!
然后…
祝你一生永远幸福!

 

伴着音乐,每一封情书都是年度爱情类型片巨献,让每一个心中有爱,依然执着,抑或爱成往事的人,眼角沾湿,充满崇敬。

【台湾恒春郡海角七号番地】小岛友子 (收)

【一】你固执不讲理、爱玩爱流行/我却如此受不住的迷恋你/只是好不容易你毕业了/我们却战败了/我是战败国的子民/贵族的骄傲瞬间堕落为犯人的枷/我只是个穷教师/为何要背负一个民族的罪/时代的宿命是时代的罪过/我只是个穷教师/我爱你,却必须放弃你

【二】我们是这么的不同/为何却会如此的相爱/我怀念艳阳/我怀念热风/我犹有记忆你被红蚁惹毛的样子/我知道我不该嘲笑你/但你踩着红蚁的样子真美/像踩着一种奇幻的舞步愤怒、强烈又带着轻挑的嬉笑/友子,我就是那时爱上你的/多希望这时有暴风把我淹没/在这台湾与日本间的海域/这样我就不必为了我的懦弱负责

【七】友子,我已经平安着陆/七天的航行/我终于踩上我战后残破的土地/可是我却开始思念海洋/这海洋为何总是站在/希望和灭绝的两个极端/这是我的最后一封信/待会我就会把信寄出去/这容不下爱情的海洋/至少还容得下相思吧!/友子,我的相思你一定要收到/这样你才会原谅我一点点/我想我会把你放在我心里一辈子/就算娶妻、生子/在人生重要的转折点上/一定会浮现/你提着笨重的行李逃家/在遣返的人潮中,你孤单地站着/你戴着那顶…存了好久的钱才买来的白色针织帽/是为了让我能在人群中发现你吧!/我看见了…我看见了…/你安静不动地站着/你像七月的烈日/让我不敢再多看你一眼/你站得如此安静/我刻意冰凉的心,却又顿时燃起/我伤心,又不敢让遗憾流露/我心里嘀咕,嘴巴却一声不吭/我知道,思念这庸俗的字眼/将如阳光下的黑影/我逃他追…我追他逃…/一辈子/我会假装你忘了我/假装你将你我的过往/像候鸟一般从记忆中迁徙/假装你已走过寒冬迎接春天/我会假装…/一直到自以为一切都是真的!/然后…/祝你一生永远幸福!

本文由福建体育彩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海角七号,或作者跟你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