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娱乐

当前位置:福建体育彩票 > 内地娱乐 > 无法从头来过的,人戏如梦

无法从头来过的,人戏如梦

来源:http://www.dieutritieuchay.com 作者:福建体育彩票 时间:2019-09-23 01:34

   看见号召要为荣少写影评的帖子,大家密谋着要让四月一日的豆瓣充满哥哥的电影。
   好感动。
   于是揽下春光乍泄的活。在四月一日的第一个小时,把自己禁锢于这部春光无限的电影。

“不如我们重头来过。”

本来想写写春光,但写着写着就写到哥哥了。请原谅。

   想起第一次看春光,黑漆漆的卧室,白惨惨的电脑屏。接下来是淡蓝色调加黑白交错的镜头,我明白,自己陷落进哥哥的旖旎春光之中。由莞尔笑之,到前途未卜,再是肝肠寸断。春光,竟不似想象中那般华丽。
   后来拉很多朋友看。大家的答复都是:梁朝伟好可怜,张国荣活该。
   我明白同属90年后的人,春光在很多人心中已经简简单单变成了一部电影。吸引人的是王家卫的编剧,是杜可风的摄影,是阿根廷荒凉陌生的风景,是盘旋的或激扬或落寞的探戈旋律。却不再是那个芳华绝代勾人爱恨的哥哥。
   巧合是大家都记不得粤语囫囵带过的名字,而将两个人物换作梁朝伟,张国荣。
   仿佛无意,又仿佛故意。
   墨镜王的片子看了不少,我固执的认定拍得最好的是春光乍泄,尽管我知道大家都喜欢花样年华。但是春光,有哥哥。
   我不明白墨镜王为什么一定要在哥哥面前卖弄他的透彻。哥哥是温文尔雅的,是恋家的,是细致照顾体贴人的。却偏偏就有号称看演员定戏的墨镜王专给哥哥那些放荡不羁的,冷漠的,恃靓行凶的角色演。又偏偏,哥哥演的那么好。
   我好怜惜哥哥。装diao扮酷谁都会,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事的哥哥,好不容易修炼成这番豁达内敛的境界,却要为了墨镜王的艺术,正视曾经被伤的最深的本性。
   但哥哥并不回避。最勇敢的人敢于直面自己的过去。

我和我朋友说,我想写一写王家卫。

王家卫的颠峰的确留在了阿根廷,留在了布宜诺斯艾丽斯,留在了那一夜的春光乍泄。
还是半部春光乍泄。
完美演绎的梁朝伟,神来之笔的张国荣。
哥哥说春光是他在演技上最没有遗憾的电影。的确。LESLIE有一种FALLING BEAUTY,即越凋零越美丽,宛如葬花的黛玉,在风中瑟瑟,在雨中蒙蒙。春光里的LESLIE面容消瘦,形单影只,却散发出孩子般的生命力和魔鬼般的媚惑。在嘴角的滴血的怨毒中,在面容的块块淤青中,LESLIE让何宝荣恨狠狠地骂活该,却又心疼到忍不住上前抱住他。他是为数不多的能同时激起憎恶和疼惜的演员。
浮光跃金,就是何宝荣,就是LESLIE,就是LESLIE的何宝荣。
当金像奖宣布颁给梁朝伟的那一刻,第一个站起来拥抱他的居然是LESLIE。当梁朝伟容光焕发地站在领奖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嘉玲的目光却始终注视着身边的LESLIE,那个始终微笑着鼓掌的LESLIE。后来我才知道,LESLIE的微笑背后,是把痛心转化成爱心的善良,更是见惯风雨沉浮后的淡定与洒脱。只是善良不代表不会心痛,洒脱也不是毫不在乎。LESLIE一脸平静,却依旧娓娓道来酸楚的遗憾。
其实那遗憾又岂只酸楚那么简单。在阿根廷的那几个月,王家卫一如既往地挤牙膏似地构思情节,捕捉灵感;梁朝伟总有些畏惧而不感放手演出这样的敏感角色;偏巧在摄氏零度里初到南美的荣少食物中毒,几乎折腾掉了半条性命,每天只能吃粥度日;更麻烦的是那跨越97的演唱会近在咫尺,一切构思都在LESLIE的小脑袋里打转转……于身虚弱不堪,于心有所牵挂,坚强而敬业的LESLIE却依旧坚持每天准时到片场,做足戏,开足工,绝无敷衍……不仅要独善其身,还要兼济整个团队,一面包容墨镜王的慢进度创作,一面好心地带梁朝伟喝咖啡培养情绪,以求自然入戏……LESLIE真的是坚韧的,在逆境中不仅生存下来,居然还盛放得赤裸裸!集天使和魔鬼于一身的何宝荣,惊世骇俗的跨越97,顺利进入角色的梁朝伟,还有那扬名嘎纳的春光乍泄……
他做得真的很完美,他做到了最好的自己,他交出了最佳的状态,他没有辜负我们,可现实却辜负了他……金像奖评委以一句本色出演无情地拒绝了他为这个角色付出的所有心血,梁朝伟满载而归,王家卫突围噶纳,而消瘦的哥哥却在媒体对红色高跟鞋的扭曲与误解中瑟瑟发抖。
付出与收获不一定成正比,但如此的落差也未免太过火。一年的心血,生死边缘的挣扎,被轻轻几笔全部勾销,纵使是铜墙铁壁之心,也终难免被磨出一个缺口,一辈子的伤疤。
但哥哥依旧坚强,哥哥坚强依旧。戏照拍不误,歌照唱不变,创作依旧在继续,奋斗依旧迸发出勃勃的生命力……纵使再艰难,日子也依旧要昂首挺胸地过下去……不仅要过下去,还要好好地过下去……
默默向上游,不仅是那七年之痒的写照,也是LESLIE一生的生存状态。
当他在台上说,要献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给他挚爱的妈妈,和挚爱的唐先生的时候,台下的歌迷、在场的亲友,和所有幕后的工作人员,都已经泣不成声……这个傻瓜,他完全不用承认这段感情,他完全不用负担如此摧毁性的风险,可固执如他,善良如他,重情重意如他,却一定捧着一颗心,执起一双手,告诉世界什么是勇敢,什么是光明磊落!
这个有性格,有自我,有灵魂的人!这个太有性格,太有自我,太有灵魂的人!
是的,多年的风风雨雨锻造了他超乎常人的容忍力,可心终究是会受伤的,伤终究是会跟随一辈子的。我们流连在他的包容中不住惊叹,却忘记了包容也终究不是无限的,坚强的泡沫终究也只是一个泡沫。

   偏偏在97年,偏偏是那一场演唱会。又偏偏是嘎纳封奖的一部电影。我无法分辨是谁启发了谁,抑或是不约而同。哥哥向全世界宣布他的爱。
   哥哥爱唐唐,爱到惊世骇俗,爱到尘世花开。哥哥走了,唐唐哭了。我明白爱之深恨之切,但又是十八年相濡以沫的感情使唐唐把恨改还做爱。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男人间的感情,竟是如此包容。
   哥哥不是何宝荣,一通电话就有黎耀辉召之即来,转脸又浪荡在阿根廷的街头和鬼佬打情骂俏。哥哥会和唐唐一起去日本泡温泉,会和唐唐坐下喝下午茶。唐唐会在哥哥演唱会上卖力的挥舞荧光棒,会为哥哥打理好家里的一切。因此哥哥和唐唐,应该白头偕老。如今,却天人永隔。
   哥哥不是负情的十二少,贻误如花五十三年。但重情重义的哥哥,却不得以丢下唐唐面对一年一度的愚人节独自落泪。
   哥哥甚至也不是程蝶衣。哥哥有丰富的生活,会为工作人员准备礼物,会在节日宴请朋友开怀,会对荣迷们露出微微淡淡纯纯满满的笑。这样的哥哥,如何忍受黑暗中划破天际的陨落?
   如今,哥哥走了。
   我没日没夜地面对屏幕,分不清是幻是影。
   墨镜王傻了,拍了十几年,竟然真的被自己拍中了。陈凯歌也傻了,傻到居然整了一部无极出来混事。再想重塑口碑,梅兰芳只能生拉硬扯个黎明顶梁。
   
   但无论如何,还是喜爱春光。
   哥哥活得太隐忍了,对人那么好,却得不到应有的包容。
   当真希望哥哥可以像那个随时随地耍无赖都有人买账的何宝荣,活在人们的宠爱当中,永远没有那场落寞凄凉的哭泣。
   如此,才应当是春光。            

对方想也没想就挺没心没肺的和我说,就我这水平还想写王家卫?

LESLIE是不会放弃自己的,LESLIE不曾放弃自己。《春天》的失败无疑是雪上加霜,但他很快重整旗鼓,改签环球,再一次寻求新的突破。《红色恋人》中,他又再一次挑战自己的演技,饰演一个地下党员。记得他说过,每当自己不如意的时候,只要忍耐,忍耐,再忍耐,过一段时间,境况自然会好转。他忍耐了三年,《大热》让他的音乐再创一新的高峰。紧接着的热情演唱会又得到世界级大师的顶级襄助。厄运是否终将过去?满怀信心与期待地做出了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演唱会,他幸福地以为幸福就要来了!当晚的庆功宴上,记者们的赞扬让他更加憧憬未来,向往明天……可谁知道明天早上的报纸,却对艺术创作只字未提,满版尽是恶意中伤!从天堂跌入地狱远不远?痛不痛?
磨难还没有到尽头,一切似乎还仅仅只是开始……JPG的邮件说“今后再也不会为任何一个亚洲艺人设计服装了,亚洲人根本不懂得欣赏艺术”,可怜的LESLIE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大陆的巡回演唱,被禁止驳长发,被听信愚昧报导的人们误解为没有水平……哥哥哭了,他问,为什么人们不懂得真正的表演艺术?为什么要这样伤人……也许是被伤得太深,他决定要告别舞台,背影寂寥而落寞……
然而,痛苦依旧在持续……《枪王》中的表演如此出神入化,那个能引起人们心灵恐惧和同情的变态杀手,那个让杀手专业户黄秋生都刮目相看的枪王,却没有出现在金像奖的大屏幕上……为了这部戏,敬业的LESLIE在胃病的干扰下认认真真地接受了两个月的魔鬼训练,以至于连枪手杀手的神态都捕捉到……更加残忍的是,居然由他来宣布那一届的最佳男演员……
看着他喧兵夺主的絮絮叨叨,听着他情真意切地对所有给过他演出机会的导演表达感谢……气氛是凝重的,眼神是空洞的,话题是沉重的:猫有九条命,张国荣也有很多条命,因为每一部戏,就是一次生命……随后的调侃,轻松的氛围,祝福的微笑,哥哥终究是那么善良,善良地与再度称帝的梁朝伟热情拥抱……
感觉到他的疲惫,也许是因为坚强太久了,也许是因为生命力都被提前预支了。
又是一次七年之痒,1996到2003,这次,他没有等到春暖花开。
七,会否是他的劫数?

我笑了,说我就写《春光乍泄》,对方就一句话没说了,看来是默认了我能有写这部电影的水平。

罢了,如果倦了,就离开吧。
其实生死之间不过一梦,也无所谓弄得懂。

当然,我自己并不觉得,只是把这部电影看过很多遍而已。

知名导演,获奖电影,国际巨星,同性题材。

随便一个标签似乎都可以成为这部电影如此受人瞩目的理由,但我觉得真正要看这部电影,一定要抛开所有这些标签去看这部电影,忘掉王家卫,张国荣,梁朝伟是主创,忘掉这部电影是同性故事。

似乎这样才能读懂这个其实在拍摄时导演根本没有准备剧本的电影到底在讲什么。

片中张国荣饰演的何宝荣与梁朝伟饰演的梁耀辉是一对同性恋人,每当何宝荣说要和梁耀辉要“从头来过”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再一次开始,再一次陷入无限的死循环。于是为了从头再来,两个人离开了香港,却因为中途再一次闹矛盾,滞留在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个南美洲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分分合合最后终究分开的故事。

就角色而言,其实我想梁耀辉是个很优秀的恋人,在陌生的城市里,何宝荣任性又肆无忌惮的挥霍着恋人对自己的爱,梁耀辉总是那个默默付出的人,何宝荣怎样发脾气也好,怎样无理取闹也好,最后还是会敞开怀抱把那个满身是血小混蛋搂在怀里,甚至会带着病给他做饭。

没错,只有在何宝荣这个角色重新被接受,并且处于受伤状态的时候,这对情侣才像这部电影的英文名字那样,happy together。

而何宝荣这个角色,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是讨厌他的。但是在最后何宝荣知道梁耀辉离开之后把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打理好,修好了那盏瀑布灯,整理好了曾经一次一次撒气打翻的烟盒,最后默默抱着对方盖过的毯子独自哭泣的时候,我想我又能理解何宝荣了。

正好就在提笔写这写文字之前的几个小时里,知乎上有人邀请我回答了一道这样的题:《春光乍泄》里何宝荣对黎耀辉是什么样的感情?在照例条件反射一般的写下“谢邀”之后,我按下回车键,输入了四个字。

普通爱情。

何宝荣身上带着点孩子气,不知为何在许多这类题材的这种角色总是会被塑造的过于女性化或者显得过度懦弱,但是个人认为何宝荣这个角色却不是充当“女性”的那个,所以我们看到的不会像是女生对男生撒娇的那种用于同性之间会让人有怪异感的方式,而是直接的粗口甚至是拳脚相向。

何宝荣是太没安全感了,或者是说,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博取黎耀辉的关爱。其实,他有时候自己都说出来了。在何宝荣把黎耀辉叫到自己住处,先是亲吻了对方,再大吵了一架之后,说的那句“我好想你陪我一下。”黎耀辉必定也是心软了一下。

我觉得何宝荣和张国荣在《阿飞正传》旭仔不一样,何宝荣不是真正的“我也不知道我最后爱了多少人”那一种,而是真真正正的只爱过黎耀辉一个人。潇洒是故意演给对方看的,只爱过他一个反倒像是真的,自始至终只有黎耀辉会那样无条件的接受他,并且任由他任性。

有黎耀辉的地方对何宝荣来说,像家一样,他总以为自己在外面闯荡之后还有一个可以栖息的场所。

所以说到故事的结局,所有的普通爱情面前,似乎被爱的那一方总是有恃无恐,好像之所以可以这么潇洒是太过于信任自己不管怎样都有一个人会无条件的接受自己。等到爱他的人把自己的感情消磨殆尽之后,才懂得珍惜曾经的时光。

这样的人,太真实,太常见了。

但最后《春光乍泄》在人们的眼睛里是这样的。

带着杜可风特色摇晃又意味深长的镜头下,在张国荣和梁朝伟饰演的情侣分手时是灰色的画面,在和好的时候恢复彩色的画面,而这种画面又被附上了一种黄绿色的异域色彩。在南美风情的探戈舞曲里,主角相拥而舞。

故事映射出真实的影子,观看者的人眼前的的景色却美得像副配色大胆的油画。

这大概就是这部电影的特别之处之一了吧。

文至此处,我总是忍不住跳出这部电影本身来看这部叫做《春光乍泄》的电影,不知为何我再找不出一部与他相似的电影了,无论是别人的作品,还是王家卫自己的作品,没办法找出第二个。

《春光乍泄》是艺术品。

作为一个张国荣的粉丝,我最爱的,不是《霸王别姬》而是它。

哥哥自己也说了,他觉得程蝶衣演得用力过猛,而何宝荣再怎么演,也就是那样了。

我心疼说这句话的他,因为《春光乍泄》对他来说伤害太大了,就先不说在拍戏期间哥哥感染了痢疾差点命丧阿根廷,也不说明明说好了有演唱会王家卫还依然扣留他不准走,害得哥哥只好逃跑这些事情。

就单纯讲讲,明明这部电影中老张的演技发挥的水平足以拿下影帝,却因为被认为是“本色出演”同性恋角色而落选。在颁奖典礼上他人笑话一样的公开奚落之下,他只是礼貌的笑笑,一反常态没有任何动怒。

谁都知道,就在这之前,他当着演唱会上几万人的面,公开了与自己相恋数十年的恋人,而这位恋人恰巧是男性。

他只觉得,只是对艺术的不珍惜。

对,那时候的那些指手画脚的人又和电影里的何宝荣有什么区别,人们总是在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那个时候,《春光乍泄》这部电影,拥有的是意气风发有勇气不写剧本就把两位影帝骗到阿根廷“谈”了一场旷世之恋的王家卫,拥有的已经沉淀了许多经验并且明明知道这部电影会给自己带来声誉影响还要带病坚持拍戏的张国荣,拥有的是演技过硬同时克服了心理障碍并且还要照顾生病的搭档的梁朝伟。

而现在,我突然想起那次在哥哥与世界分手十年了后,梁朝伟在纪念会上说曾经在哥哥刚走不久,给他尚还没有停机的号码打过一个电话,听筒里传来哥哥熟悉的留言提示音。

梁朝伟说,不如我们重头来过。

那一瞬间梁朝伟变成了梁耀辉,张国荣变成了何宝荣。虽然很想对何宝荣说,对哥哥说,你听见了吗,梁耀辉要和你从头来过。

但就像哥哥再也不可能与这个世界从头来过一样。

当今天我们永远失去了张国荣,然后看到如今的香港电影是如何落寞的境况,王家卫指导出了一部被当做笑话看的《摆渡人》,梁朝伟接下的商业片质量越来越令人一言难尽,这样的时候。

我们终究要和回不去的“春光”告别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慕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福建体育彩票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无法从头来过的,人戏如梦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